邮箱 :news@@cgcvc.com

《2016早期企业薪酬调研报告》重磅发布,7家顶级VC协力树立人才管理行业标准

文章来源:华创资本   发布日期:2016-11-22


统计数据显示,过去几年国内创业热潮不减,早期企业和创业者的数量均达到数百万量级。进入2016年以来,尽管中国创业公司数量增幅有放缓趋势,但在Q1,每天新成立的互联网创业公司仍达到1.54家,更多优秀的早期企业仍然在各自领域继续快速发展,并且持续获得资本的助力。


目前在整个人力资源行业中,针对世界500强公司、BAT等大型互联网标杆企业的相关薪酬数据并不罕见,但对于国内真正创业公司的基石——多达数百万家早期企业,它们的薪酬和激励数据却一直是一个空白。为了彻底解决困扰广大早期企业如何更有效地招人、用人、留人等人才战略难题,华创资本、经纬创投、创新工场、真格基金、北极光创投、红杉资本、顺为资本7家顶级VC,联合全球领先的人力资源管理咨询机构美世,首次发起面向互联网早期企业的薪酬调研,在权威性和覆盖性上都为早期企业树立了行业标准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此次报告专门针对早期企业的发展特点,特别是不同阶段人才岗位的不同需求,定制了全新的薪酬调研模板。在调研正式启动前,出品方举办多场线上线下宣讲会,让所有参与调研的早期企业都深入了解调研意义和方法论。报告通过对大量真实数据的系统底层分析,揭示了早期企业人才管理的现状和趋势。


调研工作自2016年5月启动以来,历时6个多月,7家VC、数百家被投公司积极参与,经出品方严格核查,最终确定了符合此次调研数据质量标准的114家公司,涉及电子商务、企业服务、消费升级、金融科技、文化娱乐、医疗健康、人工智能/大数据七大热门领域,融资轮次涵盖互联网早期企业的核心发展阶段(天使轮、Pre-A轮、A轮、A+轮、B轮),无论在企业数量、覆盖领域、地理范围上,都堪称是对中国互联网早期行业的一次巡礼。


1.“悲催”的创始人,年度总现金收入低于8大管理职能总监和8大资深工程师





一家早期企业创始人的年度总现金收入是公司里最高的吗?并不是!相反还远低于很多重要岗位。报告数据显示,早期企业创始人的年度总现金收入为269,500元,不仅低于技术、产品、财务、品牌、人力资源、设计、销售、市场营销等8大管理职能总监,也低于所有资深开发工程师(Java、PHP、Python、iOS、Android)、架构师、资深前端工程师和资深产品经理。正如很多创业者感慨的那样,在创业早期他们的收入也就只够养家糊口。


2.早期企业所有高管中,CTO年度总现金收入与Top30同岗位差距最大





为了提供全面、深入、专业的市场参考,报告特别选取了市值(估值)前30名互联网标杆企业(包括阿里巴巴、腾讯、百度、京东、蚂蚁金服等)作为此次调研的对标群体(以下简称“Top30”)。具体筛选方法及30家企业名单见完整版报告。


调研发现,在早期企业最主要的部门高管中,首席技术官、产品总监、运营总监、销售总监与Top30相同岗位年度总现金收入差距巨大。其中,首席技术官年度总现金收入为425,640元,与Top30同岗位的差距达到137%。但是,早期企业首席技术官在四个高管职位中拥有最大比例的长期激励。


3.无论是人员数量还是薪酬成本,技术+产品都占据了半壁江山





在早期企业中哪个部门的员工人数最多、薪酬成本最高?答案都是技术团队,这个现象在天使&Pre-A轮、A轮、B轮均是如此。如果把技术团队和产品团队合并计算,无论在人员占比和薪酬占比都占据了一家早期企业的半壁江山。


4.不要轻视支持部门的同事,明天他们将变身公司核心管理层





支持部门(人力资源、财务、法务、行政等)似乎在一家公司中并不引人瞩目,支持部门的专员在入门阶段主要是解决企业事务性工作,技术含量不高,导致薪酬水平普遍偏低;但随着企业的不断发展,支持部门的管理者(CFO、CHO等)逐渐承担更多核心管理职能。数据显示,早期企业支持部门管理序列从M2(主管级)到M4(总监级),每级晋升的年度总现金收入增幅均超过60%,发展空间巨大。


5.早期企业员工离职率远高于Top30,人工智能是风口还是黑洞?





根据美世过往调研,Top30员工过去五年整体离职率一直处于上升趋势,在2015年达到29%。而同期早期企业的数据为41%,这主要缘于创业环境中早期企业可能发生频繁变动,以及市场中不断涌现的新机会。聚焦在细分行业中,“人工智能/大数据”2016年上半年的员工离职率高达44%。这两年来人工智能和大数据行业成为创投界最大风口,创业者和资本大量涌入,其数量呈现井喷式的增长,员工流动率也大幅度升高,从另一个角度造就了这个另类的“冠军”。


6. 75%的早期企业选择“一年一次”和“不定期”的期权授予频率





为了弥补现金收入的劣势,绝大多数早期企业使用股票期权作为主要的长期激励工具。截至此次调研,50%的早期企业已使用当年已获批的股权池。值得注意的是,选择最多的长期激励计划授予频率是“一年一次”(主要面向现有员工)和“不定期”(主要面向未来核心员工),占比分别为31%和44%。


7.在线客服成为即将消失的岗位





机器人替代人工”的声音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在市场响起,那么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兴起对早期企业哪些岗位影响最大?报告显示,在线客服成为最危险的岗位。在线客服岗位年度总现金收入最高与最低级别无明显差距,同时管理序列中只设置了最低级别的M2(主管级),整体晋升空间极其有限。随着客服机器人已经开始大规模应用,在线客服未来的生存更加堪忧。





 

分享到: